国内产业> 正文

天岳先进向科创板IPO发起冲击 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近90%

时间: 2021-06-07 09:41:39 来源: 长江商报

在华为“光环”的加持下,山东天岳先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天岳先进”)向科创板IPO发起冲击。

据了解,此次天岳先进拟募资20亿元,全部投入到碳化硅半导体材料项目。

近年来,虽然天岳先进收入规模逐步提升,但因实施股权激励等因素影响,公司仍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。

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,一直以来天岳先进都存在着客户集中度较高的问题。2018年和2019年,公司对于客户A的销售收入占比均超过50%。为了缓解这一现象,2019年开始天岳先进加大了对关联方客户B的销售力度,2020年公司来自于客户B的销售收入提升至1.42亿元,同比增幅达到766.88%,客户B由此成为天岳先进的第二大客户,为公司带来三成以上收入,客户A的销售收入占比降低至50%以下。

但即便如此,天岳先进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依然直逼90%。

对此,天岳先进方面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,公司与大客户均达成稳定良好的战略合作关系,与重要客户均有长期合作的意愿,业务会继续保持并有望持续增长。目前公司在巩固现有客户的同时,正在不断开拓新的客户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IPO申请正式获得受理的前12个月内,天岳先进获得包括深创投、中微公司(688012.SH)等在内的29名股东突击入股。华为投资旗下哈勃投资在本次发行前持股7.0493%,为天岳先进的第四大股东。

计提股份支付费用三年亏8.84亿

成立于2010年的天岳先进,主营宽禁带半导体(第三代半导体)碳化硅衬底材料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产品可应用于微波电子、电力电子等领域。由于目前A股市场上尚未有以碳化硅衬底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,如果天岳先进成功上市,或将成为A股“碳化硅第一股”。

据披露,近年来天岳先进收入逐年增长,但净利润连续亏损且亏损面不断扩大。2018年至2020年,天岳先进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.36亿元、2.69亿元、4.25亿元,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-4213.96万元、-20068.36万元、-64161.32万元,三年累计亏损8.84亿元。截至2020年末,天岳先进的累计未弥补亏损为-1.58亿元。

在持续的高强度研发投入下,前期收入规模较小,销售收入不能覆盖同期发生的生产成本及研发费用等支出,同时报告期内天岳先进因股权激励计提大额股份支付费用,导致了公司净利润亏损。

各报告期内,天岳先进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231.38万元、1873.07万元、4550.09万元,冲减研发产出后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.05%、6.97%、10.71%。

同期,天岳先进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-5296.18万元、522.91万元、2268.78万元,在剔除非经常性损益因素影响后,公司2019年和2020年已实现盈利。

从股权结构上来看,天岳先进的控股股东、实控人为宗艳民,目前直接和间接控制天岳先进42.75%股份。除了宗艳民及员工持股平台之外,天岳先进其他持股5%以上的股东还包括辽宁中德、辽宁海通新能源、海通证券全资子公司海通创新、私募基金济南国材、哈勃投资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哈勃投资为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。2019年8月,哈勃投资以1.11亿元认缴天岳先进新增908.75万元注册资本,对应投前估值10亿元,取得天岳先进10%股权。

在华为间接入股后,天岳先进还进行了多次股份转让,估值水涨船高,多家机构在公司申报IPO前“突击入股”。

据招股书披露,2020年5月、6月和8月,天岳先进发生多次股权转让,对应估值分别为26.05亿元、58亿元、100.95亿元,三个月时间内公司估值增长近75亿,增幅超过2.87倍。特别是在去年8月份发生的第六次增资中,天岳先进的前身天岳有限一次引入了26名股东。

目前,华为旗下哈勃投资持有天岳先进7.0493%股权,为公司第四大股东。深创投、中微公司、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二期等29名股东均为天岳先进最近一年新增股东。

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逼近90%

在天岳先进的业务中,客户集中度较高且关联交易颇多,当中的合理性及对业绩稳定性的影响,需要引起关注。

据招股书披露,2018年至2020年,天岳先进来自于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分别为1.09亿元、2.23亿元、3.8亿元,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高达80.15%、82.94%、89.45%,客户集中度较高。其中,公司第一大客户A在各年度分别贡献收入7429.09万元、1.61亿元、1.93亿元,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54.57%、59.88%、45.43%。

对此,天岳先进表示,公司半绝缘型产品主要用于新一代信息通信和微波射频等领域,相关领域集中度相对较高,且对衬底的需求较大,由于公司前期产能有限,产品优先满足现有客户的需求,导致客户集中度较高。

长江商报记者进一步发现,客户A连续两年对天岳先进的收入贡献度超过50%,为了缓解这一现象,天岳先进加大了对客户B的销售力度。

2018年,客户B向天岳先进采购148.21万元,仅占公司当期营收的1.09%。2019年天岳先进来自于客户B的销售收入为1632.82万元,为公司第四大客户,占比6.08%,2020年客户B的销售收入提升至1.42亿元,增幅766.88%,成为当年公司第二大客户,收入占比达到33.32%。

但需要注意的是,客户B与天岳先进之间存在关联关系,天岳先进形容“客户B与发行人的关联方存在关联关系,且报告期与发行人有交易,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认定为关联方”。

2018年至2020年,天岳先进出售商品或提供劳务的关联交易发生金额分别为150.78万元、1632.82万元、1.42亿元。以此来看,天岳先进的出售商品方面的关联交易主要发生在与客户B之间。

虽然与客户B之间的销售收入增长,使得去年客户A的销售收入占比降低至50%以下,但整体而言,天岳先进的客户集中度较高问题整体而言并没有得到改善,前五大客户集中度直逼90%。

截至2020年末,客户B还作为天岳先进的第一大应收账款欠款方,与公司之间存在4488.15万元的应收账款,占天岳先进应收账款余额的68.1%。

长江商报记者还注意到,在报告期初,由于规模较小且未实现盈利,股东方也仅有实控人宗艳民一人,天岳先进的资金压力较大,2018年末母公司资产负债率达到95.85%。因此,公司通过转贷、关联方资金拆借和票据交易等关联方资金往来方式以筹措资金。

2019年下半年至2020年,天岳先进逐步引入外部股东,开始陆续偿还银行贷款并结清关联方往来余额。直至2020年4月份起,公司无新增关联方资金拆借行为,截至2020年末公司已结清所有关联方资金拆借往来余额,并对公司与关联方的全部往来参考公司融资利率确认了财务费用。

天岳先进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,2018年至2019年,公司与关联方之间产生了较多的关联采购和资金拆借。2019年下半年至2020年,公司开始逐渐引入外部股东,设立了全资子公司替代各关联方为公司进行采购,杜绝了非必要关联交易的发生。

(记者 蔡嘉)

责任编辑:QL0009

为你推荐

关于我们| 联系我们| 投稿合作| 法律声明| 广告投放

版权所有 © 2020 跑酷财经网

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。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!

联系我们:697 72 29@qq.com